回首云开枫映色

某圈已退,麻烦动动手指取关一下

明知道老素还会回来,但看到他一一跟众人道别,以及最后念着诗号从容离开的背影,我还是好心疼好心疼。

霹雳对气氛的渲染,人物的刻画都太到位了,加上音乐的催泪效果,纵然心知肚明,悲伤仍然避无可避。

总而言之,霹雳布袋戏真好看。

2018-03-28

我感觉素还真自涉世以来,从来不缺想置他于死地的人。

2018-03-20

【金银双秀】三生有幸

字数:3078


天地为誓,日月为证,吾当携君之手同进退,共患难,永不相弃。


一、明年花开复谁在


初春时节,轻寒料峭,百木待苏。暖阳回照,洒在枝头迎春花上的曦光被抖落在湖水里,更添几分春来的生机。万花未绽,迎春先盛,金黄灿灿,已是春意盎然。翠叶点缀其中,随它沐浴熹微晨光。

日居月诸,昼夜轮替,总是最靠近湖岸的那株迎春花红晕愈深,仿若等到心仪之人的出现而显得羞涩不已。

湖岸的另一边是一株山茶花,雪白的花瓣上缀着浅红的条斑,盛开时宛如以湖面为镜,总是凝望着那抹纯白的影——或许视线里还容有其他不同的颜色。

花季来临,纵使万紫千红,金色与雪白的花影仍是夺目...

2018-03-04

【金银双秀】取啥名

取什么名懒得取
今天的更新太刺激了吧我滴天,我给官方爸爸跪下了【噗通】
就随便来一段,没有文笔,没有剧情,ooc漫天飞,我自己都在飞

下戏生活就是两人坐一块一边啃烧饼一边追剧。
“倦收天!更新了!”原无乡把刚做好的烧饼端出来时就看到电视里已经开始播新剧的片头了。
“来了。”倦收天对于原无乡叫自己名字十分敏感,概括起来就是“随叫随到”,以至于他刚从浴桶里出来,身上还挂着水珠子就赶紧坐到沙发上了。
原无乡不喜像倦收天那样坐得规规矩矩,倒是爱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搂着他那“胡萝卜”抱枕,再靠着倦收天的腿。不过一般看到一半就会被某人给抱回沙发。
今天的剧也跟他们上戏时一样,刀光剑影的。
“诶!等一下!”原无乡似是发...

2018-02-23

【霹雳|日月】月照莲生02

还是看id行事……这次我有3000字了!

照样私设一大堆


我把目录做出来啦


第二章 怪人

“是你家就可以随意进出别人房间了?还是半夜三更。”谈无欲将披散的头发拢至耳后,白发宛如融进了里衣。

“你着白衣的模样,我还是头一回见。”来人站在阴影里,看不到是什么神情。

“大晚上不睡觉跑来跟我话家常?素还真,你莫不是脑子里开莲花了。”谈无欲觉着气氛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

“——正如你没见过我一头青丝的模样。”那道身影终于肯从黑暗里走出,现形于窗隙漏进的月光下。


翌日,秦假仙带着俩小弟上琉璃仙境报告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武林大事。

“咦?谈无欲,...

2018-02-23

【霹雳】给您拜年嘞

道友们过年好哇!!!

伪全员(刀戟-开疆纪),大型ooc现场,注意回避。

文笔有限,写不出想要的感觉呜呜呜

戏下背景,打主要tag。


过年苦境不喊苦,喜气洋洋贺新春!

本节目由三口组独家赞助播出,感谢琉璃仙境苦境办事处、异度魔界、荒城、仙灵地界等大力支持。

音乐特邀:道境玄宗乐团


秦假仙:作为本次节目的投资人,我们就是主持人兼记者团。老小,走——!

【琉璃仙境苦境办事处】

秦假仙:素还真呐!你们这这这……是在干嘛?

素还真:是秦假仙。难得放假,素某每次回家床都没躺一下就被这样那样的事搞得匆匆而离,所以素某只能趁此机会坐坐我这舒适的床。

业途灵(打量一番):有必要把...

2018-02-16

【日月】岁月长

除夕快乐!

日月齐辉耀新春!

瞎写写XD

夜色渐褪,烛花影仍摇。

“素还真快点睡,你屋子的光晃得我无法入眠。”来人将玄色外袍随意披于肩上,眼中确实毫无睡意。

“假使我现在熄灭烛火,天色将明,你又能安然躺下吗?”素还真搁笔,轻笑一声,作势便要吹灭灯火。

谈无欲抬手在素还真吹熄它之前先灭掉火光,面无表情,声音也冷冷的:“该休息时不休息,你就作吧。”说完转身欲离,“距天亮尚有一段时间,我可不像你那般尽职尽责。”

最后四字咬得尤其重。

“灯都被你灭了,我还能如何?”素还真无奈地摇头,压好信纸,直往床边走去。

——你房间所处之地明明看不见我这边是否还亮着灯。

清阳耀灵,映照着湖面一片...

2018-02-15

【日月】情人节这俩干了啥

心血来潮撸个段子……

一个掌握文武半边天,一个统辖文武半边天,那过节肯定过得很不一般。
说不定是互出难题,互相切磋的一天。
事实上——

“日属阳!”
“月属阴!”
“日月合璧诛百邪!”
“阴阳调配灭千魔!”
“明圣剑法!!!”

哈,今天的日月才子也在全力打击苦境黑恶势力啊。

2018-02-14

【金银双秀】倦鸟归乡

情人节贺文,一发完。

不适应亲戚家的电脑,戳戳戳了半天……


倦鸟归乡


青峦叠翠,千峰争秀;露花倒影,烟芜蘸碧。

“无乡。”一声轻唤打破清晨的宁静,见无人应答,他又试着提高音量:“无乡?”

“哎!”这声回应惊飞起刚落脚于枝桠上的鸟,顿时没于翅膀扇动的声音中。

接着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辨得出主人是小跑过来的。

“倦收天啊,我们今日能不梳那般复杂的发型吗?”

“随你意便可。”名为“倦收天”的人掀开绣有龙凤的被子,摸索着床沿与床柱,准备去拿外袍。

“别动别动,我拿给你。”原无乡原本站在门口处,见他行动多有不便,实在看不下去,索性亲自上马为他整理衣着。他一边抚平外袍上的褶皱,一...

2018-02-14
1 / 3

© 回首云开枫映色 | Powered by LOFTER